药旅小镇初长成

药旅小镇初长成

药旅小镇,药草葱茏、药花绽放,美不胜收。(株林镇政府供图)

石板岩村,位于蕲春县株林镇。从穷山村、药材村再到万亩“药旅小镇”核心村,9年来,石板岩村步步进阶,走过一条不平坦的脱贫路。

扶贫产业如何选?村集体如何干?贫困群众如何帮?初夏时节,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赴株林镇蹲点调研。

选准产业后,谁来干是关键

“种药材?卖不出去,药能当饭吃?”

张继星,石板岩村党支部书记,当初他提出种药材,村民跳起来反对。

石板岩村岗地荒山多,土里刨食,全村562户有179户是贫困户。

“这么多年,总想给老百姓找个致富门路。”村里先后办过企业,种过甜菜,养过蚕,可没有一个成了气候。

2011年,听说种药材赚钱,张继星带人到安徽金寨、黄石大冶等地取经,最后选定金银花。没想到,村里开会号召,几乎无人响应。

无奈,村委会流转200亩旱地栽上金银花,动员5位村民承包,承诺赚了归个人,赔了归集体。

年终一算账,村集体还是倒贴不少。冷静下来,张继星分析:“到底亏在哪?”

种药材尽管出师不利,军人出身的老张并没有打算放弃。再赴安徽,他带回了中药品种“瓜蒌”。

但张继星好说歹说,村民就是不买账。2012年,在他带动下,村组干部一共承包80亩,全部种上瓜蒌。

这一次,成功了。2013年,不少村民开始自发种药材,全村种下200亩瓜蒌和100亩桔梗。

种植规模起来了,销售压力与日俱增。老张琢磨着,发展产业还得请专业人做专业事。

这时,刚从药厂厂长位置上退休的杨青山,来到了村里。

投身农业,就得有定力

杨青山曾是黄石一家药厂负责人,2015年退休后,杨青山把蕲春13个乡镇跑了两遍,最后选定株林镇石板岩村种药材。这里气候适宜,更重要的是没工厂、无污染。

第一年,杨青山流转土地500亩,种玉竹、黄精等中药材。张继星佩服不已:“都是名贵药材,用工少、利润大,比种瓜蒌、金银花赚钱!”

从那时起,镇、村干部打定主意,要依靠杨老板把本地药材产业做大做强。

为赶播种,80天内,村里要将500亩荒山荒地全部平整出来。“最热的时候,身上晒得脱皮。”那段时间,株林镇干部何胜利一直蹲在整地现场。

张继星则挨家挨户做土地流转工作,“地荒着一钱不值,流转种药材每年有租金,在地里干活还能赚工资。”

“药材基地给村集体带来收入,村民在基地打工,一天可挣80元。”张继星说,为鼓励贫困户自食其力,老板每人每天多付10元,90元一天,每月至少干满4天。

2019年,杨青山和弟弟杨青钢共支付村民土地租金53万元、工资320万元,带动贫困户增收65万元。至今,两人已累计投入2000多万元。

“投身农业就得有定力!”杨青山说,玉竹、黄精等名贵药材收益高,投入也大,上等药材要4年才能收获。

今年秋天,石板岩的药材基地将迎来首个收获季。“争取到明年,就收回成本。”杨青山信心足足的。

药旅联动,卖药材也卖风景

今年“五一”假期,石板岩村的桑葚成了网红,在蕲春人的朋友圈刷屏。

“每天来三四百人,用餐、接待都跟不上。”张继星说。

“药旅小镇,打的就是中药+旅游牌。”杨青山说,石板岩村千亩药材园在选种时就考虑了观赏,比如白芍经济价值不算高,但花色绚丽,观赏性强。从4月到12月,石板岩月月有花,完全可以常年举办“药花节”。

2016年,看到石板岩的发展势头,株林镇顺势叫响“药旅小镇”,建设以石板岩村为中心、辐射周边5个村的1.4万亩药旅基地,一二三产融合,打造药材产业链。

几个村八仙过海各显神通。泡桐树村,引来本县老板汪福东投资千万元,种“仙草”铁皮石斛。铁皮石斛,种植难度大,市场价也高得惊人。汪福东请来外地技术团队指导,成功种植收获。如今,汪老板已经收回投资。

夏典铺村,引进能人宋盛保种蕲艾,短短两三年,发展艾草2800亩。宋盛保还办起加工厂,生产艾条、艾灸等蕲艾产品。

如今,药旅小镇已经建起蕲艾、黄精、桔梗、射干、石斛、玉竹等10个专业药材园。2019年,石板岩村脱贫,它的“朋友圈”还在不断扩大——

长塘角村能人陈杰、陈斗云回乡种蕲艾。株林村的几个回乡老板一次流转1600亩土地发展蕲艾。

无论是卖药材还是卖风景,杨青山兄弟还有更大的计划。杨青山正注册系列商标,杨青钢则打算在药草地种上果冻橙、甜枇杷等果树品种,既丰富游客体验也提高产出。(江卉  陈钰 吕雷)

责编:叶壮